当前位置
主页 > 北京不孕不育 >
我们的宝宝在2021年5月20日出生(上图)
2022-03-05 10:17

  我们的宝宝在2019年5月20日出生,这一天我们都称之为 "我爱你",代表了我们家庭对宝宝的爱。正是在整个CCRH团队的帮助下,我们才得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迎接我们的女婴!

  我的丈夫马克和我属于一对从校服到婚纱的人,一路上书写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爱情故事。我们在毕业前就开始了自己的生意,刚走出校园就有了自己稳定的客源。在异国他乡,能够拥有自己的小家,也让我们感到很幸福,而此时更让我们感到幸福的是,我们的孩子在不经意间降临。

  丈夫总说这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,但在分娩的第二个月,医生突然告诉我们是宫外孕,需要尽快手术,否则会危及到大人的生命。

  当我们突然听到宫外孕的消息时,对我们的打击真的很大,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。但我不敢怠慢,就去找医生,做了手术。手术后,我的身体恢复得很慢,大病小病经常往医院跑,后来35岁之前我都没有来月经。

  回到工作城市后,我和丈夫开始到各家妇产医院做辅助生殖,最后选定了一家对我的情况成功率很高的医院,有主治医生,这让我更有信心,我们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宝宝。

  在这里,我们第一次做了2个胚胎,但水平不是很高,虽然前期的注射已经让我感到很不舒服,但为了孩子,我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  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。

  长久以来的情绪瞬间崩溃到极点,为什么我不能顺利生下孩子,...... 我崩溃了,为什么我不能顺利生下孩子,之后在家里休息的时候都要有人陪着我,因为我总是自言自语,我喜欢对着镜子对自己的孩子大喊。也许是因为早期的高期望值和注射对我身体的影响,中药调理对我已经不起作用了。

  2018年是我们家特殊而重要的年份之一,因为我们遇到了生命中的男人,CCRH的莫尔医生。

  那年的春假,我和丈夫回到了我们度蜜月的加州,在旅途中,我母亲告诉我们,我的表妹在美国找到了一位辅助生殖专家,她在治疗后成功生下了一个孩子。

  根据表姐提供的信息,我们上网详细查询了一下,虽然我们的英语交流能力很强,但想到很多医学术语,我们还是。我们非常高兴,CCRH中国办事处的负责人在第一时间给了我们答复,告诉我们可以预约第二天的会诊时间,并有中国护士陪同翻译,这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。

  第二天,我们来到了位于美国加州恩西诺的CCRH。虽然我们没有在国外做过医疗咨询,但当我们第一次见到Moore医生时,真的觉得网上对他的介绍完全不能形容这个伟人,哈哈哈。摩尔医生告诉我们,我们还很年轻,只要有合理的治疗,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宝宝。